生态扶贫“输血”变 “造血”

改变

围场、隆化两县地处燕山—太行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也是生态环境部的定点扶贫县。

现在乡亲们过得怎么样?带着这个问题,新年伊始,记者跟随生态环境部扶贫调研组来到河北省承德市围场、隆化两县,探访艰苦大众,懂切当地脱贫攻坚和生态环境改进一盘棋的实际教训。

隆化县白虎沟乡泉眼沟村清苦干部李荣鑫因患脑出血而丧失劳动才干,“刚得病的时候真是不想活了。”李荣鑫说。当初在扶贫干部的帮助下,李荣鑫家每年仅土地流转一项的收入就有2000元,还有低保跟补贴,加上他的妻子白玉芬在农产品项目务工的收入,家庭年收入7000余元。“我对生活又有了信心。”李荣鑫告诉记者。

“那时候村里穷啊,我帮一个老乡交电费不警戒交错了,多交了10块钱,他凑了好多少天,捧着一把皱皱巴巴的一毛五毛非要给我,我又自责,又好受,哭了一夜,发誓一定要让乡亲们脱贫致富,过上好日子。”走在积雪的田埂上,一个村干部谈起往事,一米八的北方汉子眼圈红了。

“我对生涯又有了信念”

在围场县城子镇桃山村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顿点,严寒冻住了调研组的车门,但赵光荣老两口的安置房中却温暖如春。看到艰难民众受益于生态环境部第8扶贫工作小组引进的国际配合名目“地源热泵名目”跟“保温改造工程”,既充分利用当地自然资源又非常节能,大家都十分快慰。

走进隆化县郭家屯镇干沟门村难题干部邱建民家的小院,新收的玉米堆整整齐齐地码放了半人多高,三间大瓦房白墙红瓦,屋里也修饰一新,“我是遇上党的好政策了,要不然当初还住在土坯房里呢。”邱建民指着用补助新翻修的房子说。

中国环境报见习记者李玲玉

“家里有低保吗?看病有不保障?孩子有不学上?”生态环境部调研组的同志们来到围场县城子镇八顷村因病致贫的困难国民黄晓东家中,仔细询问家里的情况。